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蓝色屋探索 首页 奇闻异事 查看内容

利川蛇墓

2023-9-6 16:55| 发布者: 网站编辑| 查看: 217| 评论: 0

摘要: 在湖北的利川有个网红地方,名字叫做“利川蛇墓”,每年到蛇类活动的时间都会有一大群蛇聚集在这里。
《捕蛇者说》是天下名篇,蛇是五毒之一,同时又可入药,很早就为人所用,也有人将其作为阴险下作的象征。

所谓“蛇鼠一窝”,实际上只是人类对它们的定义而已。

中国民间传说中,也有很多故事与蛇相关,恩怨情仇不一而足,蛇有灵性,但也让人敬而远之。

古有白蛇传报恩,今有毒蛇群复仇。


九十年代的中国,发生过一件群蛇“复仇”杀人的真实事件,而当事者,是一个捕蛇者和一群毒蛇。

这个人,是湖北利川狮子坝村民,名叫程地明,他活着的时候没啥人知道。

他的死,却成了十里八乡人尽皆知的奇事,就连他的坟头,竟也毒气缭绕寸草不生,成了当地一个令人恐怖的“奇景”——利川蛇墓。

反常的是,程地明的死,并没有引起他的同类——人类社会的应有同情,反倒为那些蛇,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。

靠山吃山,为生计合法捕猎,本来无可厚非

湖北利川,位于鄂西南,处于巫山、武陵山交汇部,地形多山气候多雨,野生动物种类很多。



由于有国家的相关动物保护政策,也由于当地民风淳朴以务农为主,人与动物一直以来倒也相安无事。

程地明之前也和其他村民一样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主要是和庄稼打交道,见蛇也是常有的事,俗话说打草惊蛇,没毒的就挑到一边,有毒的就绕着走,从来也没什么事。

八十年代,经济搞活,村里有胆子大、脑筋活的就开始琢磨,怎么能多挣点钱、怎么能快点挣钱……

有的人选择外出打工,有的人是改种了更赚钱的农作物,有的到山里挖草药卖钱,日子过得都有了改观,甚至有人还发了点小财,让村里人羡慕不已。



程地明看别人找到不少赚钱的新门道,自然也是十分眼红,可惜自己没文化也没门道,只能干着急。

有一次,他听说有人抓蛇到城里卖,一条普通菜蛇都值30元左右,前后挣了不少钱。

他立马像是开了窍,自家的田间地头常常有蛇,想来周围山里更多,这事咱能办,这钱好赚啊。

说干就干,他种地同时就到处找蛇,回了村里就向捕过蛇的老人们请教,慢慢竟也“自学成才”,也成了村里小有名气的“捕蛇人”,他感觉这钱来得可比种地快多了、有了钱也让人高看一眼。



1986年开始,程地明为了捕更多的蛇,就约了两个同乡当帮手,到当地蔡坪山一带捕蛇。

一开始,由于头回干这种营生,程地明也是小心谨慎,只捉菜蛇,也就是无毒的小蛇,从不碰毒蛇,毕竟是为了赚钱,犯不着拼命。

捕蛇一段时间下来,每次也有不少收获,卖了钱能贴补家用,程地明也有小小得意。

在他心里,从小形成的那种“蛇有灵性、敬而远之”的想法慢慢消失了。

蛇嘛,不过是让人泡酒、做药,用来换钱的玩意儿,有啥神秘的。



无谓杀生,打毒蛇引起围攻,差点丧命蛇口

1986年5月的一天,程地明叫了两个捕蛇伙伴又上蔡坪山捕蛇,路上看见两条当地叫“红花野鸡项蛇”的毒蛇,在地上缠绕着难解难分。

这种蛇没人收,毒性却极强,平时也并不常见,同乡们都说,绕过去就得了,用不着碰它们。

程地明却不听,毫不犹豫地拿起铲子,几下就把两条蛇打死了。

他告诉同乡,这蛇可毒,不打死咬了咱怎么得了,于是也就没人再说什么。

继续往前走的路上,突然又碰到几条同样的毒蛇,像是从地里冒出来一样,这些蛇似乎就是冲着他们而来。



程地明这次虽然没轻易动手,但毒蛇却吐着信子朝他游过来。

情急之下,他又打死了其中几条蛇,准备赶紧脱身逃走。

没想到一转眼,却有更多毒蛇紧跟着涌出,咝咝地围拢过来。

眼见既没处跑、又没处藏,三个人索性横下心,一不做二不休,抄起镰刀、铲子一顿发狠乱砍,硬是杀出条“血路”,不管那一地的死蛇,慌忙地逃下了山。

回到村里,几人惊魂未定,庆幸今天下手及时、跑得够快。

村里有胆儿大的听说后,半信半疑上山去看,结果也被那场景吓坏了,数了数地上,竟有73条死蛇,到处都是血,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莫名的腥味。



蛇咬人本来并不算稀奇,可这种“组着团”来主动咬人,那就成了新闻。

很快就有记者专门来采访,汉江早报还以一篇《捕蛇青年被群蛇追逐》来报道此事,一时间人心惶惶,神啊仙啊说啥的都有,整个村子的人都不敢上山。

此后程地明家里人和街坊四邻也都劝他,这回算是侥幸死里逃生,下回咱真得注意了。

历来凡是捕蛇人干久了,不是中毒致残就是被蛇毒死,没几个有好下场。

老老实实种地吧,也能养活家人。

程地明听进去了,关键是他哪见过这么诡异的事,很长时间都是后怕不已,也就没再敢轻举妄动。



心生畏惧,本应当就此收手,却仍难舍贪念

1988年,消停了2年多的程地明就又手痒痒了。

因为他看村里有人捕蛇卖钱,有吃有喝,还买了不少东西出来显摆,他这个最早开始捕蛇的却不敢沾边,实在心有不甘。

曾经那些善意的劝阻,那些心里的畏惧,都被他扔到九霄云外。

于是他重操旧业,又一次加入捕蛇人的行列。

虽然他有了上次的惊险经历,处处都小心翼翼,有意避开捕捉毒蛇,光捉菜蛇,可毒蛇偏偏就经常主动“找上他”,正所谓怕什么、来什么。



为了抓蛇,程地明把附近的山头跑了个遍,但也从一开始的一两种毒蛇,到后来各种稀奇古怪的毒蛇都遇了个遍。

好在每次数量都不多,也都能化险为夷,程地明感觉自己捕了这么多年蛇,也算有经验了,慢慢他有些放松了警惕。

有一次,程地明抓一条菜蛇时,居然被草丛里隐藏的一条毒蛇偷袭了。

所幸他懂得些蛇伤急救知识,立刻把蛇毒吸出来吐掉,又赶紧找人帮忙送到医院急救,输了足够剂量的解毒血清后,人才缓过来。



又一次死里逃生,程地明仍没想通,再怎么样这也不过是一种巧合,毒蛇又不会记人,不能听别人瞎诈唬。

主要还是自己就是干这个的,见得蛇多,毒蛇也自然遇得多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

于是程地明“愈挫愈勇”,身上也留下了更多被蛇咬的伤口,但每次也都及时得到救治,而且治疗也需要花钱,钱却来得如此不易,这就更促使他多捕蛇来卖钱,否则岂不是亏大了。

他丝毫没有察觉,一场灭顶之灾正一点点向他袭来,他最终不仅没有实现发财的美梦,还搭上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。



终遭不幸,惨死后不得清净,实在可悲可叹

在老辈中有很多看似离奇的经验之谈,比如说专门屠狗的人,一般的狗见了就腿软甚至吓尿,好像那人身上有种气息让狗恐惧。

这些事也许听起来不科学,但却经常被印证。

从1986年程地明第一次被毒蛇群围攻起,其实他就与毒蛇结下了某种“不解之缘”,只不过后来都是出现一两条到四五条,程地明基本能对付。

他却从来都没有好好想一想,为什么几年来,不断有毒蛇出现在他身边?

这绝不会是什么巧合,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,就好像他对毒蛇已经有一种吸引力。



本来蛇这种动物就行踪隐秘,不会轻易和人接触,包括蛇的毒,对蛇而言更多是一种保护手段。

那不同种类、大小的毒蛇,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直或多或少出现,一直在追着程地明?原因一定在他身上。

程地明的家里人一直心里不踏实,一直劝他收手。

到1990年时,他靠捕蛇也赚了些钱,就答应家人不再捕蛇,专心把地种好,这一年他没再受伤,一家人也安心过日子,其乐融融。

1991年农历七月十五,程地明带着儿子下地干农活,儿子玩了一会儿,就回家去了。



程地明看儿子走远,就继续低头忙碌。

他丝毫没注意到,周围悄悄聚过来密密麻麻的毒蛇。

等他脚踩到软软的东西,猛地惊醒,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。

很久没和蛇打交道的他,浑身汗毛都吓得立了起来,颤抖着轮着锄头胡乱挥舞,不一会儿就被咬了好几口。

毒素随着血液流到心脏,再泵向全身,很快程地明就倒地不起。

等到蛇群散去,他早已没了气。



到晚上了,妻子还不见他回来,就到地里去找,发现他已经死在地头,身体都僵了,旁边有几条被打死的毒蛇。

据帮忙料理后事的人讲,程地明身上至少有9处蛇咬的伤口,这么强的毒,别说是人,大象也受不了,即便有人早发现他也救不活了。

按照当地村里的风俗,这样横死的人不能大操大办,否则会对家人和村子不好,妻子就草草地把程地明埋在乌鹰岩,就在他被咬死的地方不远处。

本来这个悲剧到此就结束了,周围十里八乡也渐渐没人再提起,结果发生了一件令人更为震惊的事,让程地明的遭遇重新被人们广为传播。



某天有人路过他的墓地,发现竟然有大量的蛇类聚集在周围,仿佛把那儿当成了窝。

人们联想到,程地明从1986年第一次被蛇群攻击,到5年后被蛇咬死,再到如今连死了都摆脱不了毒蛇的骚扰,越想越可怕,越传越离奇。

人们把墓地称为“利川蛇墓”,不少网红和游客甚至来此打卡。

一个“男子杀蛇反被蛇追杀致死”的诡异故事也随之迅速传播开了,甚至引来主流媒体的报道。

万物有灵,愿诸位常怀善念,真正敬畏生命

很多人认为,程地明是长期捕蛇而且随意杀蛇,导致毒蛇记仇,甚至可能惹怒了蛇王,连他死了都不放过他,这都是他违背自然规律、违背道德遭到的报应。



也有人对此表示反对,捕蛇乃至杀蛇的人又不止程地明一个,为什么蛇群专挑他报复呢?

蛇类专家也对此进行了研究,尝试从科学角度解释其中原因。

蛇类是比较原始的动物,其不具备发达的大脑,记仇和报仇这种“高级心理活动”自然也是无稽之谈。

蛇类的活动更多是依靠本能,它们获取外界信息、与同类交流的主要方式是依靠嗅觉和释放信息素。

所谓毒蛇吐信,其实是用分叉的舌头,把空气中的气味分子带到嘴里“品尝”,感知猎物和同类、异性等信息。



蛇咬别的动物也主要是为了捕猎或防御。

蛇不会把人当作猎物,太大吞不下,所以没有主动攻击人的必要,只会受到惊吓后被动地攻击人。

再看程地明遭遇蛇群的时间,基本是5到8月之间,这段时间正是当地蛇类活动频繁、聚集在一起交配繁殖的季节。

因此专家推测,很可能是程地明第一次遇到正在繁殖期的毒蛇,上去就打,沾上了蛇的信息素,就像被做了“标记”,当场引来其它蛇围上来,他因害怕再杀大量的蛇,染上更多信息素。

如此恶性循环,程地明的身体就成了移动的靶子,他走到哪,蛇类都能“闻”得到他。



在信息素的刺激下不断涌向他,他越害怕打蛇,蛇越受惊反咬,最终酿成一场悲剧。

而要搞清“利川蛇墓”的产生,就需要打开墓地来探究。

一方面程地明的家人坚决反对,另一方面该处既然已经有大量蛇类栖息,破坏墓地也就破坏了它们的生存环境。

因此“利川蛇墓”的产生原因一直没有个合理的解释,倒像是这个离奇故事本身,总有些地方是让人难以琢磨的,也因此让人对生命产生了敬畏。

虽然专家的解释十分合理,但老百姓仍然愿意相信万物有灵,不能滥杀无辜,不然一定会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。



不得不说,这种朴素的认识,也符合中国自古以来的天人合一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思想,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。

即便只是普通的野生蛇类和其它各种动物,也不能随意打杀,因为再小的动物也是生命。

更何况随着人类的捕杀,很多野生动物成了濒危物种,更不能私自捕捉,否则将受到法律的制裁,轻则拘留罚款,重则判刑坐牢。

这也是一种对恶的惩罚。

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,人们也不再通过捕捉野生动物来致富,通过各种渠道可以很方便地学习到各种动植物养殖技术,还有很多补贴政策帮助农民致富。



程地明这样的悲剧也终将成为过去,留下故事写成传奇,作为对人们敬畏自然、尊重生命的一种警示。

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也绝不是竭泽而渔、杀鸡取卵式地掠夺资源。

合理地利用资源、开发资源,就会极大减少人与野生动物、人与自然之间的对抗,真正能够和谐可持续发展。

而作为一个普通人,选择尊重生命而不是随意杀戮,是道德要求,也是远离厄运、利人利己的智慧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营川坠龙事件

手机版|蓝色屋探索 ( 浙ICP备20003671号-1 )

GMT+8, 2024-2-27 18:4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

返回顶部